聯系我們
                      名稱:德州萬航商標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德州市德城區德興中大道1103號
                      聯系人:許經理
                      手機:13969205828
                      電話:0534-2309315,2306022
                      傳真:0534-2306022
                      E-mail:wbxsxwh@163.com
                      網址:www.lanjiejie.com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網易首頁 > 網易號 > 正文申請入駐 北京昨日新增3例本土確診 “皮皮魯”被注冊豬皮肉商標,鄭淵潔維權13年后終宣告無效
                      來源:紅星新聞 | 發布時間:2022-6-23 | 瀏覽次數:

                       作為中國的“童話大王”,在他筆下,涌現了皮皮魯、魯西西、舒克貝塔、大灰狼羅克等諸多經典動畫人物,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讀者。然而就在去年12月,鄭淵潔卻宣布創刊36年的《童話大王》?,原因是“一心不可二用”,商標侵權讓他沒有了創作的積極性,“寫作沒有動力”,怕寫出來被別人拿去惡意注冊商標,賣豬皮肉、賣內衣、賣馬桶……他希望一心維權。

                      “三起三落”

                      一個商標維權歷時13年最終成功

                      這個歷時13年的商標維權案只是鄭淵潔600多個商標維權案中的一個。最長的,他稱花了19年。

                      作為大家耳熟能詳的兒童作家,從1979年發表第一篇作品開始,在之后的40多年里,他不斷輸出《皮皮魯傳》、《魯西西傳》、《舒克貝塔傳》、《大灰狼羅克傳》等優秀作品。

                      隨著作品知名度不斷提升,從2004年起,他發現有人開始注冊作品中的角色“皮皮魯”、“舒克”等商標,由此,他開啟了漫長的維權之路。為了一心維權,2021年底,他將創刊36年的《童話大王》?,并稱到維權成功那一天才會復刊。

                      “皮皮魯”是鄭淵潔于1981年原創的文學角色名稱,該系列書刊銷量高達3億冊,讀者眾多。

                      此次“成都皮皮魯豬皮肉”案,是他維權19年來成功的第35個商標,他用“三起三落”來形容。

                      鄭淵潔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鄒某鴻(商標注冊人)于2009年注冊“皮皮魯”商標時,他便去提了異議,當他拿著“異議書”到國家商標局柜臺前時,“(工作人員)看了以后就笑了,說他(鄒某鴻)拿‘皮皮魯’是賣豬皮肉食品,你拿‘皮皮魯’是寫童話,這兩個互相沒有關系,影響不了你寫作”。鄭淵潔當時反駁說:“這是我1981年就原創的文學角色,他用之后,我的讀者就會誤認為這是我生產的,就有可能去買。”但直到最后,工作人員也未受理他的申請

                      2017年,國家出臺的規定讓他看到了希望。法條明確,對于具有較高知名度的作品名稱、作品角色名稱等,在作為商標使用時,容易導致公眾誤認為經權利人許可或存在特定聯系的,當事人主張構成在先權益時,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因此,2018年5月,鄭淵潔又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交對該商標無效宣告的申請。此次申請,國家知識產權局宣告該商標無效。但之后鄒某鴻對此不服,繼續起訴。

                      最終,在經歷發回重審、裁定商標有效、無效后,2022年4月13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才作出終審判決:“考慮到‘皮皮魯’商標申請注冊時,鄭淵潔創作的‘皮皮魯’角色已具有較高的知名度,而‘皮皮魯’非日常生活中的常用詞匯”,鄒某鴻注冊的商標名與鄭淵潔所創作的角色名稱完全相同,主觀上難謂善意,因此判決商標無效。

                      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后,6月20日,國家知識產權局給鄭淵潔寄來“商標無效”裁定書,“皮皮魯”豬皮肉一案,才算塵埃落定。

                      鄒某鴻是“成都匯城食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注冊資本500余萬元,以生產銷售休閑食品為主,經營已有10年,“皮皮魯”豬皮肉就是由該公司生產。對于“皮皮魯”商標被宣告無效一事,鄒某鴻還是有些不滿,“一個商標用久了,還是有感情,我們想的是能保留就保留,不對市場造成影響”。

                      鄒某鴻表示,從他的角度來說,若商標局授權,就用;未授權,就不用,“既然商標局都授權給我了,也有商標證,我用就是合理合法的。”但后來對方提出異議,兩次打官司,一次勝訴,最后敗了,“我們也不想糾纏這些,再重新啟用一個商標就完了”。

                      鄒某鴻表示,打官司時也有人建議他去跟鄭老師談合作,“但商標這種東西不可控,就像王老吉跟加多寶一樣,能授權就授權,從我們實際使用來說,換個名字也不耽誤”。因此,在打官司時,他便開始著手申請商標,換包裝等,“所以損失不多,可能就一兩萬塊錢”。

                      而對于當時在注冊時為何使用“皮皮魯”?是否有搶注嫌疑?鄒某鴻表示,有聽說過“皮皮魯”,但他并未看過該作品。

                      鄭淵潔談到,從1981年起,他給各個角色起名時,就有防止被侵權的意識,他有意不使用漢語常用詞匯作為角色名,只使用臆造名稱,比如可以叫“舒克”,不可以叫“舒服”。

                      他也有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從1993年開始,陸續將原創知名文學角色名稱“皮皮魯”們注冊了280個商標,但截至目前,他和團隊依舊整理出侵權商標676個。這其中沒有一例提前向他要過授權,“也有一例在他維權后道歉了”。他遇到過最離譜的,是有人注冊了“皮皮魯”人工畜類受精商標,“我看了以后挺傷心的,覺得自己創造的童話人物形象怎么會被這么弄呢?”

                      鄭淵潔說,這對他產生的影響就是寫作時沒什么動力,沒有積極性了,“因為我覺得寫出來有可能被別人拿去賣東西,拿去惡意注冊成商標,賣豬皮肉、賣內衣、賣馬桶……”

                      ,四川恒和信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知識產權法律部負責人劉坤律師表示,如果作者自行將文學作品申請商標進行保護,是可行且非常有利的。這一行為不僅可以提前為后續可能的相關商業活動做好知識產權布局,也可以有效規避他人搶注商標、“搭便車”、蹭熱度的行為。若作者以外的其他方未經作者同意,擅自將文學作品人物、角色申請商標,則可能構成商標搶注行為。

                      劉坤認為,從侵犯著作權的角度來看,雖然在傳統的知識產權保護概念中,作品角色可能因缺乏思想完整性等理由,難以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但在實踐中,若文學作品人物本身符合獨創性等要求,也是可以受到著作權保護的。因為“皮皮魯”這個名字很不常見,具有很高獨特性,可以受著作權法保護,“他有著作權的在先權,如果別人沒有合法的事由,都需要得到他授權許可”。

                      但上述鄒某鴻的行為是否侵權,需要結合實際情況個案分析。若他人有合理使用事由,或超出保護期限等,則不構成侵權。

                      從構成不正當競爭的角度來看,以鄭淵潔創作的皮皮魯為例,“皮皮魯”并非中文的慣用、特定詞組,經過鄭淵潔的作品推廣才成為被人知曉的詞語,經過鄭淵潔作品的長期出版、宣傳,該詞語已與鄭淵潔之間形成強連接。而搶注“皮皮魯”的商家將該商標用于零食、小吃上,很可能誤導消費者認為該零食與鄭淵潔之間有某種特定聯系,從而搭了鄭淵潔的“便車”,對消費者造成混淆,因此經營者很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特邀研究員、太琨律創始合伙人朱界平律師表示,這類案件較多,原因在于經濟利益的驅動,想“搭名牌”,利用被涉侵權標的已有的知名度給自身商品提高影響,帶動消費。

                      劉坤律師表示,隨著精神文化的日益豐富,商標注冊也越來越熱門,因此在商標注冊審核中,商標局除了檢索已注冊商標外,還應結合當下熱點、時事、地方特色等,從審核角度盡可能避免搶注商標的情況出現。他建議可適當延長商標公告異議時間,擴大異議人主體,在一定程度上實現“全民監督”、“全民審核”。

                       
                       上一篇:酒鬼酒“內參”品牌被冒用,起訴山東蘭陵美酒獲賠70萬
                       下一篇:沒有了!
                      国内一级男女性爱视频,国内一级艳片免费观看,国内一级艳片在线播放,国内一级艳片在线观看台湾,国内一级艳片在线观看唯一网